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那是你,齊眉的劉海,黑色的卷髮,是七月份他伴你燙的梨花。可現在你說,你想把頭髮拉直了。光陰在不知覺中前行,你上高中了。離開了那裡,那個失落的傷心地。你是秋天的落葉。 又是月圓中秋 你愛上了看書,是安意如略帶矯情的文字,你記得一句話“月圓人不圓”。你哭了,這個中秋,果真的,一個人的中秋,一個人的月餅。 你愛上了畫心,悲哀淒涼的曲調,或許它們並不屬於你。紅顏卿,冷煙花,卻忘卻了,背後淡淡的梔子。默然的開放著,“清晨的風,凜冽且清冷,寂寞的車站我獨自一人。只想離開這個城市,慢慢的將你遺忘。遺忘這座城裡有關你的回憶。遺忘這座城裡有關我的記憶。”一小段的念白。痛徹了,你本脆弱的心扉。單曲循環,一曲終了,人是否會散?你不知,更無從可知。 你愛上了她,那些你願我願。一句“to my true love”。你多想答應她,可以做到不再借酒消愁。在那一個櫻花盛開,晚風徐徐,可以牽著她的手,直到地老天荒。你多想讓她明白,時過境遷,留在你身邊的,永遠都會有她。你多想把所能給予的都給她。安之若素,隨遇而安,那是你,那是她。一千年,一萬年,你和她都是那句,一如初見。 你愛上了古典,那些沉睡千年的塵埃,終歸會被遺忘在過去。紅顏易老,韶華易逝。像容若的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該多好。他仍是他的曠世名主,她仍做她的絕代佳人,江山美人兩不相侵,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可是生活,終歸是遺憾的,死亡是自私而公正的事,它不許你陪著。於是,就有了三郎和玉環算不上悲劇的愛情。看到這裡,你又一次的落淚,是的,你忽然變得特別愛哭。縱然結局並不算圓滿,但也算個轟轟烈烈。“山無稜,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你愛上了忙碌,不再早早的去睡覺,不再獨天望著同一片的夜空發呆。你似乎懼怕著,懼怕星夜沉淪,懼怕萬家燈火。你總是說,或許,只是那不經意的角落才適合你。無人觸碰,無所提及。你喜歡蜷縮在自己的臂彎之中,安靜的凝視冗長的夜影。你說,自己不會背叛自己。可是,又何嘗不是總在欺騙自己。只是習慣了而已,習慣了寂寞。只是你一直相信著,只有等到風住塵香花已盡,才可以看到風清月朗,花好月圓。你害怕去想像,明年的中秋,是否依舊是月圓人不圓。 你愛上了跳舞,舞動的繁華,若真如一夢,過不留痕該多好。長長的舞,落他半生繁華。悠揚的情調,過其整世漫然。亦或許,只這片刻的安寧適合於你。肢體繁忙著,腦海也便空白著。紛紛落落紛紛,你愛。 有時候,你會欺騙你自己,繁華過後,不再已逝。“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吟唱著的,只言片句,只是一句淡淡的春天不回來,就早已表明去意,直擊心弦。是的,繁華過後,已經演變的是你的獨家記憶,在深意中慢慢枯萎,潰爛。你也會幻想,何時才能捧起他的臉,細細端詳眉眼。終歸你會醒,因為幻想,終歸就是幻想。 你會用小小的本子記錄下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歡笑,傷心,感念。你的生活,淡雅若水般清澈透明,你會揚起頭微笑,這樣,很好。文字,對於你來講許是一種沉迷,一種寄托。對生活的渴望,對過去的懷念,還有對所愛之人的牽掛。你喜歡用文字來表達。只是,這卻被他稱為膽小。或許你的確很膽小,漫漫長夜,你總是無端害怕,也總是胡思亂想。你會喜歡上很安靜的曲子,在靜謐幽黑的夜裡,細細品味每個音符的色彩,所為的,就是感受長夜所帶來的小幸福。 你沒有傾城的容顏,沒有伶俐的頭腦,你只有你自己。人群中最平凡的自己,你總是試著去愛你自己,你說,只有愛自己,才會有資格愛別人。於是,你貪戀深愛之中,冥冥中卻不泛苦澀。你會安慰自己,生活還是甜的。 苦澀的微風吹起,中秋悄然流淌在瞬間,泛著浪漫的橘黃色。吹開窗簾,吹醒頭腦。月圓中秋,是否也可以細細體驗一下這個被無數古人讚賞過的節日。曾經,為那些分分合合分分讓你漸漸淡忘了生活的嬌艷。你或許未曾遺忘,只是不願提及。有些事情看起來很圓滿,但翻過來,你看到的會是一種痛殤,撕心裂肺。 中秋夜,你也需要一個人為你點亮天空的黑。只是,他已飛去海角天邊,你無法換回。 一曲悲歌,兩行清淚,故事到這裡,是否也需要一個借口來結尾。停在這裡吧,就一秒,你會止住眼淚。 文章來源:槽邊往事 |綠色星Q-匯泰龍吉祥物 | NetRunner |科比的部落格 | 先拾起後埋沒 |Digital Dialogue | Searchblog |yuanzouli的BLOG | 若有所思 |綠色暢想的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