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30 June, 2012 | 一般 | (6 Reads)
目光因開闊而變得茫然;我的感官因繁華而變得拘促;我的腳步因路面的豁然平坦而變得拘泥;我的意識因對這城市深深的熱愛而促不及防變得遲疑,當我踏出火車站的哪一刻,我在心裡吶喊著,我回來了!一切是那麼的熟悉又是那麼的陌生,我像個剛出門的孩子,貪婪的掃視週遭的一切,試圖回憶起些什麼來。步入地鐵,吸附著車廂內那種熟悉不知名的香水味。已經許久沒有體驗過這種無法表達的迷戀情懷。看著擁擠的人群,我沒有絲毫的厭煩,恰恰感到無比的親切,看著匆忙的人群,我無邪顧及他們的疲憊,我只能感受到他們深深的熱愛著這座極具奢華的城市。就像我時時的奢望有天能躋身於這座城市一樣。耳邊傳來了再熟悉不過的旋律,《夢中的婚禮》。 日程匆忙,只能短暫的看望了些過往的舊友,靜靜的看著他們,有的眼神看出了疲憊的無奈。有的眼神看出了自信澎湃的慾望,有的眼神看出了不削以故的高傲。 疲憊的無奈能感受他們對這個城市失去了耐心和希望。5年甚至8年的歲月抹去了他們的青春,青春給予的歡快與悲傷都摔落在了這座城市,換回的也許還是一成不變的生活,一成不變的收入。這種無奈出自於自我能力缺陷,學歷低,人脈弱等等原因,也相信他們埋怨過這人才集聚的地方給予他們的機會是如此的有限和卑微。他們開始懷疑是否適合生存在這座城市,即使背起行李遠去是多麼的坦然,可是那種不捨或是不甘,驅使他們堅持著。 之所以說有的自信澎湃是他們看到了未來,有著不可改變的設想,即使所有的慾望是那麼的奢侈。也不曾改變他們搏身於這座城市信念。也許他們會努力拚搏,也許他們會尋找捷徑,這座現代城市的氣息,給予了太多的誘惑,先進的交通設施帶來的驚奇,高端的服務帶給我們一種身份,一種尊重,行走在高樓之下,有種歸宿感有種自豪。甚至有種被世人所認可的高貴。理想之中,城市之大、之美、之繁,之文明,都是夢寐以求的東西。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會被現實的大浪沖走,也許會抓住某個大樹留了下來。 不削以故的故友是因為他們通過某種路徑達到在這個城市生存的資本,不管這種路徑是好是壞,也許他們也付出了許多的代價,一棟上百萬的房子,幾十萬的跑車,在這現實的社會至少證明他們的地位,對於我們這樣的普民來說是一種牢固不破的尊貴。我們沒有任何的權利去評論是非,只能心理擺出一種無謂的表情,也許心裡同樣也有種渴望,把這種渴望化作一種激勵,鼓舞著自己將來實現幻想的一種動力。但是每個人追求不同,我也同樣相信一個人的心智成熟後,自然會看淡一切來調整自我心態。 同樣當我踏入火車站的哪一刻,我閉上眼睛,設圖輕輕的懷抱著這座城市,熱血擁入了我的每個血脈。我告訴自己我會回來的,就像告訴自己的初戀,再回來時也是我們永相守時。慢慢睜開眼睛才發現眼眶有些濕潤。突入齊來的傷感我能感覺到自己某些傷痛,除了對這座城市的迷戀,我清楚的知道還有一份情感還深深的遺留在這座城市,當那一夜在歌城再次見到她時,那瘦弱的身軀告訴我,她還是一個人的面對著所有,一個人高傲的想步入某種生活,結果這麼多年還死守在那座冰冷的餐廳裡。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連她至愛的弟弟也同樣絲毫不知。即使五年的光陰已過,我也只想在這個夜晚瞭解她這麼多年過的如何,她就像一個迷,嚴實的讓我沒有任何的縫隙闖入。我只能偽裝著平淡,餘光看著她整夜憂慮的坐在邊角,我唱了許多歌,試圖想用歌聲告訴她曾經對我的誤解,想用歌聲告訴她我對她還有仰慕的敬愛。我試圖用歌聲沖沒我交加的情感。但是我的內心深深的知道我給予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我只能沉默,男人骨子裡的自卑是一種責任,這種責任告訴自己只想把最好的最美的給予自己的愛人,當自己現有的資源無法給予時,只能靜靜的觀望。 列車無情的駛出這座城市,窗外燈火輝煌。我知道那一切不屬於我,至少不屬於現在的我。所有的情感只能深深的埋藏在內心。即使有再多的責備與無奈只能悄悄的低下頭。或是慢慢的找到些詞句,用指尖發洩在鍵盤中,當那種情懷得到一種清涼的釋放後,是那麼的輕鬆與愉悅。